• 一个奇妙的合方, 专治“咳嗽钉子户”, 平息剧烈咳嗽、痰喘、呕吐

    发布日期:2023-09-28 23:07    点击次数:69

    自古以来,就有着“内科不治咳喘,外科不治疥癣”,为什么呢?因为这些疾病看起来简单,但是实际上治起来却不那么容易。有时候,就连一个小小的咳嗽,都可能会让医者煞费苦心。为什么呢?《黄帝内经》说了,“五脏六腑皆令人咳,非独肺也”,不仅如此,“五运六气皆令人咳,非独寒热”。所以,就连一个小小的咳嗽,背后牵动的可能是一个大体系,所谓,牵一发而动全身,并非不可能。

    记得前段时间,一个朋友刚开始因为一个小小的感冒,但是没有引起重视,没几天就开始咳嗽,而这一个咳嗽,直接让人难受不已,为什么呢?咳嗽太过剧烈和频繁,由于刚开始也以为咳嗽很简单,就去药店自行选用了定喘止嗽丸、枇杷止咳胶囊、苏黄止咳胶囊、养阴清肺颗粒、小青龙颗粒等中成药,效果并不理想,而且,咳嗽还是十分剧烈。一次我们聚餐,饭还没吃完,就咳吐了几次,当时也是随口一问,为啥不喝点中药?

    讲真,有很多人的确不爱喝中药,宁愿搞点中成药,也不愿喝中药,因为有些中药的味道,实在是不可口。由于咳嗽剧烈,且自行选用的药物没有效果,只能妥协,喝中药。当时的主要症状是咳嗽十分剧烈,几乎没停过,喉咙痒,咳白痰,咳嗽过于剧烈时,会呕吐,还伴有气喘,不思饮食,平躺着睡眠时咳嗽持续,直到睡着后才会停下来。还有一个现象就是喝冷饮和吃冷食后,咳嗽十分剧烈,一旦咳嗽,要持续几个小时,才会停下来。诊脉发现,双寸脉浮,余脉皆沉。

    当下看了这个情况后,觉得这其实就是一个典型的寒性咳嗽而已,虽然已经是夏天,但临床表现却是一派寒象,所以毫不犹豫,用射干麻黄汤打底,合桔梗汤与麦门冬汤。方药如下:射干9g,麻黄12g(先煎),生姜12g,细辛3g(先煎)、紫菀12g,款冬花12g,五味子9g,大枣7枚,半夏12g(先煎),麦门冬30g,浙贝母15g,甘草6g,桔梗9g,3剂。其中,麻黄、细辛、半夏先煎半小时,再将其余中药一起煎煮,每次服用150毫升,每天3~4次。

    三剂中药还没喝完,基本已经痊愈。大约一个星期后,因为气温骤降,再次感冒咳嗽。觉得只是一个感冒咳嗽,就没太重视,自行用了一些中药和西药来缓解症状,然而,令人匪夷所思的是,基本上使用了各种各样的药物,比如西药有阿斯美、氨溴索、乙酰半胱氨酸泡腾片、阿奇霉素等;中成药有止咳立效胶囊,养阴清肺颗粒,百合固金片,蛇胆川贝枇杷膏、寒喘祖帕颗粒、止咳宁嗽胶囊、苏黄止咳胶囊、枇杷止咳胶囊等;中西医结合药有复方甘草浙贝氯化铵片……竟然迁延一个来月都没有好转的迹象,吓得他一度怀疑是不是患了肺癌。

    没办法,实在受不了了,还是得喝中药。当下看诊,咳嗽剧烈频繁,基本咳嗽停不下来,咳嗽时间长了还会呕吐,咳白痰,偶有胸闷喘憋,饮食不太理想,纳差,胸骨间、肋骨间肌肉疼痛,喉咙中痰涎甚多,且难以咯出,有一种咳不出来、咽不下去的感觉,诊脉发现,右手三部及左寸左关脉浮,左尺脉沉。实际上,这依然还是一个寒邪咳喘,仍然适合使用射干麻黄汤。

    由于咳得时间过长,也不想太折腾了,希望一次性喝药就能痊愈,于是就开了射干麻黄汤、半夏干姜散与三子养亲汤合方。方药如下:射干12g,麻黄15g(先煎),干姜12g,细辛6g(先煎),紫菀15g,款冬花15g,五味子12g,大枣7枚,半夏15g(先煎),陈皮15g,紫苏子9g(微炒,捣碎,布包,后下),白芥子9g(微炒,捣碎,布包,后下),莱菔子9g(微炒,捣碎,布包,后下),3剂。其中麻黄、细辛、半夏先煎30分钟,然后再将除紫苏子、白芥子、莱菔子三药外的其他中药一起煎煮,快要煎好的前十分钟,将微炒、捣碎的紫苏子、白芥子、莱菔子,放进去煎煮,每次150毫升,每日四次(日三夜一服)。

    喝了一剂药,咳嗽已经不剧烈,但是仍然很频繁;喝了第二剂,咳嗽已经衰其大半;第三剂喝了一半,并尝试喝冷饮、吃冷食,发现咳嗽并未加重,第三剂喝完,咳嗽痊愈,诸证消失。为了恢复肺脾功能,叮嘱服用两盒参苓白术散的中成药。过了半个月,问及时,已经全部ok了,肺脾功能大好,不仅神清气爽,还能吃嘛嘛香,还一个劲儿地感叹中医神奇,使用了那么多中成药和西成药,效果不理想,没想到开方抓药,竟能药到病除。

    要说这两次的咳嗽,其实第一次的咳嗽剧烈程度远比第二次要重,但是第一次的中药阻击咳痰喘吐的能力却是很强的,但是第二次的中药无疑也是对于咳痰喘吐迁延日久的一次有力狙击。两次开方,都是13味中药,都是以射干麻黄汤打底,不过第一次是初咳,因此合方选用了桔梗汤和麦门冬汤,三剂中药就已控制症状;而第二次开方,由于咳嗽了一个多月,而且使用了太多的成药,虽然还是以射干麻黄汤打底,但是合方却选用了半夏干姜散和三子养亲汤,依然三剂中药控制症状。

    其实第二次开方,看似只有三个合方,实则大有玄机。相比第一次开方,方中细辛的药量增加了,这样驱寒的能力也增强了;生姜换成了干姜,这个药一换,既有射干麻黄汤的大部分原班人马,还有半夏干姜散的能量以及小青龙汤意,起到行水化饮的作用;而加一味陈皮,宗二陈汤意,起到除湿化痰的作用;再加三子养亲汤降逆气、去痰痞、消食滞。就这样,咳嗽了一个多月的顽证,在不显山不露水的几味平淡无奇的中药加持下,获得了痊愈。之所以,叮嘱痊愈后,服用参苓白术散的中成药,还是因为咳嗽时间太长了,对肺脾的伤害需要修复,而参苓白术散看似与治咳嗽没啥关系,实则它能“随风潜入夜”,给肺和脾加上一层“保护膜”。

    咳嗽、咳痰、气喘、呕吐,这些都是一系列的连锁反应,都伤及了肺和脾,甚至还伤及了肾,而射干麻黄汤全方的用药,实际上照顾了肺(麻黄、紫菀、冬花)脾(大枣)肾(五味子)三脏,而射干麻黄汤,堪称是一个专治“咳嗽钉子户”的专方。而第一次开方选择麦门冬汤镇吐,是因为第一次的痰涎并不重,有半夏、浙贝母足矣,而第二次选择三子养亲汤镇吐,是因为痰涎太过壅盛,虽然是寒痰,但是痰涎聚集的速度和程度太猛烈,不仅需要出动三子养亲汤,还需要将生姜改成干姜,半夏干姜组合,既能增强驱寒暖胃止呕的能力,又能增强祛痰止咳平喘的能力,一举多得。

    现代药理研究表明,射干麻黄汤具有平喘,减轻气道炎症反应[1],以及抗炎,改善气道重塑,改善肺功能,增强机体免疫[2]等药理作用;麦门冬汤具有干预肺纤维化早期及形成阶段的病理变化,以及防治放射性肺损伤、增强免疫力、抗肿瘤[3]等药理作用;三子养亲汤具有平喘镇咳祛痰,抑菌,消食[4]等药理作用。尤其是将生姜换成干姜,半夏与干姜组合,尤其对于寒饮呕逆、寒痰喘嗽病症[5],大有奇功。无论是寒饮咳嗽,还是寒痰咳喘,我们都认为,射干麻黄汤要优于小青龙汤,而咳痰喘频繁发作,还导致呕吐,无论是麦门冬汤,还是三子养亲汤,都能发挥一定作用。

    参考文献

    [1]辛凤.射干麻黄汤的药理分析[J].世界最新医学信息文摘,2016,16(21):154.

    [2]方敏惠,张保伟.射干麻黄汤的现代临床运用和药理学的研究进展[J].智慧健康,2022,8(30):53-56.

    [3]李宁,宋建平,王振亮.麦门冬汤最新药理研究与临床应用进展[J].中医研究. 2013,26(8):74-76.

    [4]沈映君.中医药学高级丛书·中药药理学(第2版)[M].北京:人民卫生出版社,2011.

    [5]张智华.《伤寒论》方中半夏生姜与半夏干姜药对应用比较[J].湖北中医杂志,2009,31(11):58-59.